当前位置: 主页 > 快三平台 >

中国天然燕麦第一人李刚岭耗时七年打造一杯高端营养早餐

时间:2020-12-17 00:0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2012年6月30日,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开始,赛事本身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一天却改变了李刚岭的人生轨迹。也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的燕麦界来说,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李刚岭是位长跑爱好者,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将这位11年跑龄的长跑爱好者引至蒙

  2012年6月30日,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开始,赛事本身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一天却改变了李刚岭的人生轨迹。也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的燕麦界来说,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李刚岭是位长跑爱好者,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将这位11年跑龄的长跑爱好者引至蒙北,从此开始了一段坚守天然燕麦的故事……

  李刚岭虽然第一次来到锡林郭勒,但却被这里一望无际的“天边大草原”美景深深吸引。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水草丰美,风吹草低见牛羊,牧人策马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美景。享受着天然草原的芬芳,尽情在草原绿海上放飞思绪的他,也被草原上的燕麦耕田给拽了回来,郁郁葱葱、一片又一片的燕麦地……

  四个多小时的赛程结束后,他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迫不及待地奔回刚刚过的燕麦田,驻足许久,查看燕麦的生长情况,随后他找到当地老乡家,进一步的询问。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在一年前,就一直苦苦寻找的天然燕麦种植的地方,竟因一场马拉松,让奇妙偶遇了。

  命运的安排总是那么出其不意。在李刚岭踏上寻找天然燕麦的途之前,他在一家世界500强制药企业负责市场,三十岁刚出头,就成为大中华区负责人,年薪千万,早早实现了财富。药品是治病的,属于间接的救死扶伤,那个时候的李刚岭自己感觉还算是一个很有社会价值的人。

  那天晚上,一个朋友给他打来电话,说家人得了癌症,向他买治疗癌症的特效药,听到这句话后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心想哪里有治疗癌症的特效药?那个电话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挂断的。那个时候他才发现,身边的人已经有七八个都得了癌症。为什么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在面对重大疾病时,竟显得如此的为力?他突然发现,以前一直不疑的药品,让他就像冰山瞬间融化一样变的。原来有钱可以住最好的医院买最好的药品,却买不回健康的身体。

  可能他因为之前常年奔走医院的缘故,目睹了太多太多的生离死别,他时常浮现出医院重病患者的画面,从病房的床上转移到重症监护室的床上,从重症监护室的床上转移到太平间的床上,这一幕幕的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一年是他跑步最多的一年,跑了3000多公里,有的时候跑着不敢停下来,就想永远永远的跑下去,不知道恐惧什么!就像一个人失去了救命稻草,不定,丢了魂魄。

  后来遇到一位医院的老中医,他说人生病是有很多因素的,简单的来说就是病从口入,健康的食物才是身体的良药,食物很重要。一天三餐按时吃健康的食物,对人体健康很重要。很多重大疾病是十年前自己逐渐喂大的,又都不好察觉。他当时听了感觉有些道理,但又半信半疑。

  他意识到,药品不是健康的根本,从长远看食物比药品更重要。那又从何做起呢?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刚岭在哥哥家吃饭,餐桌上的一碗燕麦让他开了窍。吃饭时,医生出身的哥哥讲到人的疾病和食物的直接关系,精米细面的现代饮食习惯,很需要优质的蛋白质和高膳食纤维的燕麦食物。

  回头细算,李刚岭发现自己也已有五年早餐吃燕麦片的习惯,这是他经常在国外出差受到的影响。见别人都吃,他也吃,从来没产生过多的思考,就像国人早餐爱吃包子油条一样,如果不是哥哥提起,他断然不会注意这个饮食习惯。

  当然,思维不会允许一个感性思考成为一件大事做与否的决定性因素。李刚岭开始对燕麦及健康食品市场进行大量调查,也去了多个医学机构求证。他不曾想到,天天食用的燕麦居然是功能性食物,燕麦被称之为“营养库”,是天然的保健食品。除了具有高营养价值之外,还有降低胆固醇、平稳血糖、清理血管脂肪、清理血管毒素、清理肠道毒素、预防心脑血管疾病、减脂等诸多功能。从目前看,燕麦优质蛋白质和高膳食纤维及综合的营养价值是一些慢性疾病的克星。

  美国FDA食药局通过25年的研究,1997年将燕麦认定为功能性食物;2002年2月10日美国时代发布的全球十大健康食物中,燕麦名列第五位,是唯一上榜的谷类。

  调查还得出一个超出想象的数据,中国仅占全球燕麦消费总量的2%左右。如果把这件事干成了,是一场改变国人健康饮食习惯的!最终从1500多种食物中确定下了燕麦这个食物。

  市面上的燕麦片都达不到李刚岭的要求,他在市场上经过总结发现有三个严重的问题:有一些燕麦片的产品甚至在检测时农残超标,更别提燕麦片早已在一二百度的高温加工时营养已经损失了七七八八。

  另外,有一些燕麦产品更离谱,在燕麦片中加入奶精、植脂末、香精香料、各种调味的添加剂。还有的把燕麦片做成油炸烘烤类的混合水果燕麦片,名字听起来很有食欲,里面加入各种香精奶块、调味水果干,弄的很甜很香,多数年轻人都很喜欢吃,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为了好吃而了健康。

  燕麦本身是个健康的食物,那首先要它的安全,没有农残,再就是营养价值在加工时不能,更不能添加健康的一些各种各样的添加剂。李刚岭很快对燕麦掌握了两个重要环节,第一个是种植的源头,第二个是加工的源头,这两件事必须要从源头上把控。

  于是他辞掉了报酬优渥的工作,正式了寻找全球最好的纯天然燕麦产地之旅。从、美国再到俄罗斯,他四处寻找纯天然燕麦的产地,可种植、种植方式、交通运输、国际贸易等问题都让他失望而归。之后,他将目光锁定在全球闻名的农作物产地,辗转于各州,最后得到当地一位农业专家的忠告: “纯天然燕麦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不使用化肥和农药,就无法产量和效益。” 在以产量和效益为主的现代工业农业的今天,没人这样种植。

  他拗着性子百般劝说,要求尝试种植不施化肥、不施农药的天然燕麦。对方却给他开出一系列条件:他须先出资5000万澳元放到那里,并承担之后的一切成本;种植方不任何;试种周期至少为一两年以上……

  “完全是把命运交在了别人手里,一点主动性都没有,在以后漫长的合作中,自己也完全无法把控任何风险。”

  去哪里种呢?西澳还是南澳?后来才发现燕麦喜欢凉爽寒冷和高海拔的气候生长。寒冷高海拔气候生长出来的燕麦营养价值最高,口感最好。属于赤道两旁的温热带,并不是生长燕麦最好的地方。虽然这里种植的燕麦产量很高,但是品质非常一般。最为重要的的农业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把农业已经定义为工业农业出口。

  多年后,当李刚岭以蒙北燕麦创始人的身份面对记者采访,聊到当初的选择时,他低沉的无奈一笑,说其实他有些。

  “在我当时认知里,毒奶粉事件、高污染企业、化肥农药的土地和一些食品安全问题被爆后,无意识的屏蔽了国内产地,完全没有考虑。”

  2012年6月30日,我有幸参加了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感谢把我引至这无污染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锡林郭勒。

  后来,这片“天边草原”成了李刚岭新的跑步领地。每当朝霞褪去,晨空刚露,李刚岭脚步便有节奏的响起。一早的奔跑,能让他一整天。

  他发愿,从此专注健康事业,以服务万众健康为人生,愿用一生的时间投身于这个关乎人类健康食品的事业中去。以崇尚自然,回归自然、让食物返璞,推动健康环保的生活方式为遵循。

  一开始,李刚岭想得很简单:这个地方天然无污染,承包下20000多亩知青留下来的草原耕地,直接把燕麦种子撒进了地里,不施化肥、不施农药、不用除草剂,让燕麦在地里自然生长,撒上种子只等成熟后收割就可以了。

  对于李刚岭的做法,当地农民感到不解。“地球上就没有人这么干过!”但李刚岭有他自己的考量:“使用化肥、使用除草剂,那和市场上的普通燕麦又有什么区别,还叫什么纯天然?燕麦的健康本质大打折扣,种植出来的燕麦也不会与众不同。”

  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署报告,全世界每年有100多万人因除草剂中毒,其中致10万人死亡。化学农药除草剂的残留对人体有着极大的危害,滞留在体内到一定的程度导致细胞变异及发生多种慢性重大疾病。现代农业大部分都追求高产量高效益,大量使用化肥农药。

  燕麦本来是一种非常健康的食物,如果我们只顾燕麦的产量和效益,让燕麦大打了健康的折扣,那完全就是南辕北辙失去了健康的意义。

  2013年9月5日,李刚岭清楚地记得那一天,他满心期待地跑到燕麦田,并没有看到他期望的景象。李刚岭没想到的是,他的满腔热血换回了一盆冷水。

  燕麦田里,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杂草田里,零星的点缀着几撮燕麦。或许是跟杂草相处的时间长了,燕麦已经被杂草了,一捏燕麦穗,里面没有颗粒。

  其实早在燕麦生长时,李刚岭就发现了杂草很多,但他一想,未到收成就不能早下结论,他愿意等待,揭晓自己的。结果显然是不对。20000多亩地颗粒无收。李刚岭心里泛起了一丝茫然,但却并没有因此气馁。“当时他说进行了,我还是有信心,因为还有很多法子没有使出来。”

  那之后,他在当地农业专家们面前变得谦虚起来,经常向他们请教,而他不变的底线就是一定要纯天然种植,不施化肥,不用农药,不打除草剂。

  专家们觉得他很可笑,不留情面地他:“产量太低,必然经济效益,没有经济效益就没有意义的事,没有意义的事何必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经济效益!”这个词让李刚岭陷入了沉思。对于商人来说,经济价值是核心问题,但是种植纯天然燕麦,真的是完全为了利益吗?李刚岭那段时间一直在追问自己,种植纯天然燕麦的初心是什么?

  当目的变得纯粹,李刚岭的内心更加坚定。他不再理会别人的劝阻,而是做了一个更惊人的决定:2014年,他在之前20000多亩地的基础上拓展至40000多亩!

  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驯化这些野草。他的方法是横竖交叉——乱种。他打破之前的格式种法,横、竖、斜……将种子乱撒一起。在他看来,这是一个驯化的过程,不给野草留出空间,就会扼制野草的生长,那燕麦就不会被扼制生长了。

  待到来年,李刚岭有了不同的收获——相比于前一年,这次他的杂草变成了40000多亩。他傻眼了。

  如果说第一次的打击激发了李刚岭的求胜决心,那么这一次,无疑是负面的,他开始怀疑,陷入焦虑。尤其当他不断听到背后有人叫他“李傻子”,他“有钱有病的两有”、“撞到南墙不回头”,“逆势而为必逆亡”,他的有些了,本一番雄心壮志,没想到有一天竟成了别人口中“笑柄”。最初的合伙人也因意见不合悄然离开。他曾对“人生就像马拉松”这句话深以为然。多年来,就像他跑马拉松,当身体到达极限的时候,他都咬着牙继续前行,因为他知道终点就在前方,只要跑下去就能成功。可这一次,有可能是一个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但是让一个奔跑者停下脚步,是不可能的。李刚岭给自己暗示:就像是跑步时,身体达到了一个极点,熬过去就能看到终点。在那段时间里,他跑步经常与另一个自己对话,他的内心渐渐的更加坚定下来。

  他在《经》中了答案: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大自然中所有的都有它的存在理由和的观。

  李刚岭明白了这一点,就不再以草为敌了。要做的,就是让燕麦回归到自然中去,留出让野草生长的空间。

  2015年,李刚岭找到了当地有燕麦种植经验的合伙人,李刚岭投资,合伙人种植,利润分成,两人一拍即合。但在具体种植的时候,合伙人又不完全同意李刚岭要求的不施化肥、不施农药、不施除草剂的种法。后来合伙人被李刚岭诚恳的态度,以及打造一个世界级的中国天然燕麦品牌的梦想所打动,并对此作了详细的设想和规划。

  收获终于来了。2015年9月2日的那天,李刚岭如往常一样来到燕麦田,意外发现身旁的几株燕麦穗竟结出了真实的“果实”,他的心顿时被击了一下,赶忙踉踉跄跄地跑到临近的地里再次确认,生怕只是偶然。

  他疯狂地在燕麦田里奔跑,不住地一声一声呐喊。那一刻,他这几年积压的所有委屈和不甘都一股脑的了出来,而那句别人口中的“傻子”,也在那一刻随风消散在了一望无际的燕麦田。这一年,李刚岭收获了1000多吨燕麦。

  截至目前,李刚岭种植的“纯天然燕麦”从亩产30斤,50斤到现在突破了100斤。同时摸索、总结、利用生物原理,采用错季播种、宽垄密植、休耕轮作、秸秆还田等一系列方法,逐步建立起一套纯天然燕麦的种植方式和控制体系,取得了显著效果并创建了蒙北农法的种植方式,亩均效益已经超出常规种植收益。而从2016年起,李刚岭将燕麦种植规模扩大到11万亩,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纯天然燕麦种植。

  2017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为蒙北燕麦颁发了“中华人民国生态原产地产品”认证,2018年先后获得美国、欧盟和中国有机食品认证。

  很多人喜欢将后来的李刚岭比做阿甘。阿甘因为一句“Gump,Run!”,从此一奔跑,跑出了他的人生。

  但如果你看过另一部关于奔跑的电影《麦克法兰》,你可能会更明白,对于健全的人而言,他们的全力一搏,是基于内心某种追求和的奔跑,是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途中,自己与自己对话,而后做出的或。

  阿甘的故事是艺术化的呈现,而李刚岭的经历,其实更类似于《麦克法兰》里的怀特。因为在这条上,不存在漫无目的,更没有一次性成功。

  李刚岭花了好几年,将纯天然燕麦种植成功,解决了最基础的原材料问题,然而没有任何喘息,紧接着他又迎来了另一个“马拉松的极点”——加工生产。

  每一个工序都必须按照他的要求来做。第一个要求:就是挑选燕麦粒,小的燕麦粒不饱满的都筛除,最终从10粒挑选出6粒最饱满的能发芽的燕麦,第二个要求:在不添加任何添加剂及辅料的基础上,天然燕麦的清香原味。无疑,这对加工成本、技术工艺和设备要求都达到了极限,当前市场上的燕麦品牌,几乎没有任何一家能达到这种标准。

  还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让李刚岭苦恼:常规的加工方式,是采用200度上下高温熟化生产设备来加工燕麦片,但这样一来,燕麦所富含的营养成分就会遭到严重,营养流失非常多,口感也会因此减分,当时这个问题无决。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刚岭请来了国内外知名专家,几乎耗尽了所有积蓄,却仍在营养流失和口感问题上得不到彻底的解决。同时,这个建在乌拉盖燕麦的工厂也存在缺陷。因偏僻而导致的交通不便,成本极高,一到冬天,零下40摄氏度的极寒天气,无法进行正常生产。

  当时对于彻底解决燕麦营养流失的问题,团队内部也产生了很大分歧,核心人员纷纷离去,包括开始很支持他的表哥。那时的李刚岭已经到了悬崖边缘,无法回头,他把几套房子和车也都卖掉了,只能破釜沉舟,全力一搏。“人在某些时候需要屏蔽的一切声音,好好正视自己,究竟走还是停,没人比自己更明白。说到底,人与人之间最后拼的就是内心,内心那点像蝉翼般的厚度。翼虽薄,但这是一个的穿越。”他说这蝉翼般厚度的突破,源自于屠呦呦老人带给他的启迪和激励。屠呦呦老人实验191次,以身试毒损坏了肝脏,最终用传统原理成功提取出青蒿素,80多岁才迎来了诺贝尔。人家都没放弃,我们这么年轻凭什么放弃?这让李刚岭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用小时候家里蒸馒头的传统原理开始了实验。

  他和他的技术团队在山东建立了新的工厂,在行业传统加工方法的基础上进行了极大的创新,自主研发出C4超低温保全营养新技术,保留下了天然燕麦中的36种宝贵的营养成分,留住了纯天然的麦香味,冲泡达到了口感清香软糯,细腻润滑和易溶解的程度,喝上一口仿佛真的回到了大自然。还可以干吃,一把下去满口麦香浓郁,唇齿留香。最终解决了燕麦在加工过程中营养流失的世界性难题。

  从开始寻找天然的燕麦,到打造出一个纯天然的燕麦片产品,整整用了七年。在此之前为了包装材质和包装设计不符,反复的了14次,直到2018年5月14日,中国首款纯天然燕麦片诞生。内测品鉴时,许多人都对这款纯天然的燕麦片产品赞不绝口,李刚岭却只给它打了9分。

  七年下来,奔跑对于李刚岭来说,从变成了享受。在一望无际的蒙北,迎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凌冽寒风,脸和手曾几经皲裂,这个曾经心高气傲白净儒雅的男人变得更像一个蒙古人。翻越一个又一个山丘之后,总会有新的山丘出现,就像当下,他拥有最好的产品和明确的定位,在天猫和京东都开设了蒙北旗舰店。2020年李刚岭先生,被国家农业农村部授予 “中国天然燕麦第一人”荣誉称号及评选为2019中国三农创业英雄十大人物。那他的未来市场,又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呢?但他说,他已经有了这份充分面对挑战的坦然。他健康的身体一定是源自健康的食物,健康的食物一定是来自健康的土地和天然有机的种植方式。他更坚定纯天然燕麦将会救赎这个时代人类的健康隐患,纯天然燕麦将是送给这个世界的一个礼物。他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

  在天然燕麦健康食品的道上,会持之以恒,只有健康的食物,才会带给人类健康!在未来变幻无常的市场中决失创立蒙北时的“专注健康事业,服务万众健康”的初心源动力!

  《麦克法兰》电影里有一句经典台词:“当我们奔跑的时候,我们就是‘神’。”人生上,相信未来,就会遇见未来,梦想也截然如此。